<code id="16611"><u id="16611"></u></code>
    1. <var id="16611"><rt id="16611"></rt></var>
      1. <output id="16611"><form id="16611"></form></output>
          <meter id="16611"></meter>
        1. 當前位置:首頁 > 申論素材寶典 > 半月評論 > 2010年半月評論
          申論素材寶典 導航:時事政治 時事政治試題及答案 半月測驗 半月評論 重要會議及講話 人民時評 人民日報社論 理論熱點面對面 了望時評

          半月評論2010年第1期 拒絕“城市二元化”

          發布時間:2011-03-09 07:49:08 來源:公務員考試網 

          半月談2010年第1期 拒絕“城市二元化”

            城市化,在當下中國人的腦海中,有著特別豐富的想象。

            它是引領現代化巨輪遠航的飄揚的旗幟,它是撬動全球化大國崛起的神奇的支點,它是普通中國人從傳統走向未來的一個璀璨的夢想。

            在中國應對后危機時代挑戰、加快經濟發展模式轉型之際,城市化又被賦予特殊的使命。

            可是,當我們激情澎湃地去鼓呼、去追趕、去推進的時候,有沒有思索過、詰問過:城市化的真諦、城市化的意義是什么?我們需要的究竟是怎樣的城市化、為誰的城市化?

            聆聽各級政府宏大敘事中的城市化構想,投身今日中國呼嘯前進的城市化浪潮,我們首先應當關注、應當警惕的,不是城市化的速度和指數,而是城市化的內質和價值。

            許多地方正鋪開改天換地的“新造城運動”。鄉村城鎮化、郊區城市化、縣城城區化,由此引發了緊鑼密鼓的“圈地運動”,更有暗潮洶涌的“圈縣運動”。可是,如果脫離制造業服務業的支撐,僅僅靠爆炒房市股市做大資產泡沫就能舉托新城崛起?在城市空心化的格局中,新市民生存發展、就業謀生的機會在哪里?

            許多地方正熱衷經濟增長的“新城市拉動”。意在加快城市化進程,拉動進城打工農民和失地農民的消費升級,進而實現產業結構的轉型創新。可是,在城市GDP化的偏向中,百姓消費的基礎是什么?城市化并非僅僅是建制的擴大、土地的圈占和人口的膨脹,城市功能的開發,公共空間的拓展,教育、衛生、文化等社會福利的普及與提高,如何及時跟進?

            許多地方正推進城市經營的“新地標活動”。政府一味追求“現代城市形象”:更高的樓房,更豪華的商務區,更宏大的花園廣場,更具動感的都是韻律……令人目眩的種種商業地標、產業地標、文化地標,往往變成造價驚人的工程,變成財富和技術的炫耀。可是,在城市化泡沫化的幻象中,普通人的地位和尊嚴如何提升?

            在人類歷史的演進中,城市化意味著什么?是一種新的發展,人的創造力量的解放和財富源泉的涌流;是一種新的生活,人的生活方式的變革和生活品質的提升;是一種新的文明,人的道德精神的進步和人文價值的升華。

            城市化的靈魂應是以人為本。踐行以人為本的重心在哪里?在于堅守社會的公平正義,在于維護公民的合法權益,在于保障弱勢群體基本的生存條件和發展機會。我們的城市化除了要努力開掘“管理者的財源”、打造“投資者的樂園”,更當努力建設“勞動者的家園”。

            看一看身邊的城市化浪潮,我們應當警惕:不少城市借助于區區一紙戶口登記的戶籍改革,借助于統籌城鄉一體化的制度創新,便擁有了更多的土地資源和發展空間,同時也產生了眾多的從鄉村涌向城市的失地農民。當城市化難以為其提供基本的生存條件、足夠的就業機會和有效的福利保障時,“失地”和“變市民”更可能換來的僅僅是無業市民的身份。

            還有億萬進城謀生的打工農民,承受著危機沖擊和產業轉型的巨大壓力,甘冒著減薪欠薪和隨時失業的現實風險,支付者種種職業病患的侵害和留守子女的成長的人生代價,托舉起城市的高樓大廈,召喚出城市的昌盛繁榮。可是,至今他們中的絕大多數還被拒絕于城市的發展之外、社會之外、體制之外。讀一讀媒體關于南京農民工凍死街頭橋洞的新聞吧,我們如何卸下心頭這不能承受之重?

            看一看眼前的城市化景象,我們亦當清醒:交通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密集,然而,與之伴隨的是機動車對路道資源的一再擴張,是自行車道、步行者道的一再被擠占、被壓縮,有的地段甚至已被斷然取締。中國是一個自行車大國,是一個恰逢低碳社會到來、無法重復美國消費故事的國情,步行和自行車交通仍是我國城市居民出行的主要方式,占絕大多數的中低收入者還難以進入“有車一族”,他們日常的出路又在哪里?他們行走的路權如何保障?

            房地產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火熱,然而,與之伴隨的是房價對普通百姓的重壓和裹挾。有業內人士表示,房改十年最大的遺憾就是經濟適用房和廉租房問題。當時希望通過經濟適用房既解決百姓住房,又拉動經濟增長,卻出現了有錢人買了多套經濟適用房,有的城市還沒有廉租房的政策。后來,國家下達保障性住房建設計劃,結果也基本踩空,從而造成民生住房體系的嚴重缺位。于是,我們在一些大都市中,隨處可見這樣的場景:馬路一邊的高檔社區里居住的是擁有一套或多套房產的“有錢人”,而僅一墻或一路之隔的“棚戶區”里則擠滿了城市低收入人群和外來流動人口。社區圍墻,成了貧富的“楚河漢界”。

            還有,城市普通教育發展中門檻不斷抬高的擇校和地產與名校牟利的“勾兌”,文化設施建設中競相攀比的豪華和風格樣式的崇洋,道路環境整治中對馬路攤點的清理和對“美麗城市”的追求,等等,日益加劇城市平民生活的窘迫和艱辛。

            當我們還在問中國的城鄉二元結構艱難求解之時,一個新的城市二元結構圖像又已隱約浮現。

            這里,有城市的財力問題,有發展的階段問題。但更重要的問題,是政府的執政理念,是發展的價值取向,是城市化得路徑選擇。

            人民城市,應當人民做主,人民創建,人民共享。

          與“半月評論2010年第1期 拒絕“城市二元化””相關的內容推薦

            無相關信息
          777电影网